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欲念之身】(晨哥情史)(26-30)【作者:李赢强(矩震)】
【欲念之身】(晨哥情史)(26-30)【作者:李赢强(矩震)】
字数:16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六章

  高尔基!!!

  默予的男朋友。这小子高大帅气,一副官宦子弟的气质,化成灰我也认得,何况只是脱了衣服。

  他不叫高尔基,不过我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听过叫高什么靳的,所以我心里默念的时候叫他高尔基。高尔基当然不认识我,不过我可认得她,上次和默予在学校里偶遇的时候她俩正在一起,对于我这种屌丝,高帅哥肯定是见了一次就忘了,我对他却是记得很清楚,因为他是我,甚至可以说是我们高中全班男生的情敌。后来因为知道了他和我竟然是一个宿舍楼的,也有心无心的多关注他几眼。

  绝对不会有错,就是他,他竟然也来这种地方,他这样对得起默予么?
  我在周围注视着他选走了一个高大丰满而且略微有点熟女的技师,心想他这是什么品位?难道是在默予身上没得到满足,来这里找平衡的?

  前面说过,默予长得非常漂亮,不过身材并不突出,长得比较瘦小,上大学之后再见她还是长了点个子,大概有163 左右,算不上矮了,不过胸脯还是见不到营养,其他方面也算是亭亭玉立了,不过一点看不到性感,完全没有意淫玷污她的想法,她虽然有了高富帅的男朋友,但在我心里依然是纯洁无暇的女神。
  见到高尔基跟同行的一个帅哥说了什么就搂着美女进了走廊,可以得知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而且他是熟客,不然不会这么放得开。

  再见跟他说话的那个帅哥,我也认得,那人叫吴岚,个子也很高,有185 以上,见过他二人一起在宿舍大厅出现,知道他俩是老铁。也许是同班,不过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哪个系的,这个叫吴岚的踢球很好,我们在球场上见到过,他和李枭都算是球场上的知名人物,所以知道他的名字不奇怪。

  我和震子在楼下转了一圈,他说再去澡堂泡泡,我说算了,到楼上休息大厅去了。我不知道震子是不是要在这边过夜,不过我现在已经对过夜没那么大兴趣了,憋到2 点我还有没有精神都不一定,不过他去泡澡了,我就在大厅里吃点东西什么的。

  震子在澡堂里泡了很久,休息大厅挺暖和的,我找了个地方睡了一会,其实我们9 点进场,这会儿已经都12点半了,震子泡好了上来找我,俩人在大厅里聊了一个多小时天,然后到楼上去开放间去了。这期间我在没见过高尔基和吴岚。
  这个会所的楼上是酒店客房,酒店很破也就是三星级的标准,完全配不上楼下的休闲中心,酒店当然只是个幌子,这个酒店原来就是个普通的酒店,楼下改造了,楼上也翻新了一下,外立面看上去还是很久。客房里条件还不错,我和震子又在客房里聊了半天,都快3 点了,才又美女来敲门,我俩才分房睡。
  还是刚才那个美女,这时候她已经很疲劳了,进了屋,就脱个精光,然后又到厕所去冲凉,也不知道这一晚已经洗过多少次,因为她没做完一次服务,总要洗一次,但是按摩房里没浴室,还得出来洗,刚刚送完了最后一个客人,她还没洗过。

  我倚在门上看着她洗澡,跟她聊天。她已经比较随意了,我也是刚刚睡过一下,这会儿还挺精神。她名字就何婧,刚才选人的时候穿了恨天高,脱了鞋也就165 的样子,她说她才19,也不知是真是假。

  她冲凉很快,不一会儿就洗好了出来,她已经很疲劳了,虽然我很想和她多聊一会儿,问一问这一行的信息,不过她倒是累的有点不想说话,我不勉强人,不过她吹好了头发,躺在床上还是很负责的问了一句:「要不要再干一次。」
  不干白不干,趁这个时候还有体力,明天早上一定没精神了。我猜想这一夜应该会有很多得了便宜的不肯轻易放过小姐,一晚上又白干个4 、5 次的也大有人在。这一次是很敷衍的做完,没太多花样,没太多细节,她倒是水蛮多的,给我吹硬了就带套进来,不过二十多分钟硬生生的做完,然后俩人都累的没在洗澡就睡了。

  早上十点她起了床去洗了一下,就出门了,我是到12点保洁来敲门才走的,下楼去澡堂洗了一下,震子早就不见了,应该是先我回去了。

  震子周末就没有再回学校,一夜没回,宿舍里的几位也都各有心事谁也不问。就这样后面平平淡淡的过了几个月。震子没有再约我去搞这些,我也再没什么艳遇……

  这段时间里我有心留意了一下高尔基,得知了他的本名叫高卓靳,长春本市人,貌似他老爹还是个官,他在学校里可谓是全民男神,又高又帅又多金,人品和评价都超好,甚至还有很多人说默予配不上她,如果单从表面来看,吉大的校园里美女如云,比默予更漂亮的也不在少数,可是这都跟我们心中的校花比不了。后来听高中的屌丝同学们提到过,说是默予和高卓靳的一个高中同学是室友,一次聚会认识的。

  人比人差个天,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想要得到什么简直是太容易了,而我们这些一无所有的屌丝……癞蛤蟆想爬上井口都难,更何况是吃天鹅肉。

  这个学期剩下的日子并没有发生什么值得描述的事,只是在学校里偶然见过几次默予和高卓靳在一起,心里很酸痛,想到默予纯洁的身体被这个表面光鲜的流氓占有,心里就更难受。有时候还会讨厌自己,怎么这么无耻,和并不喜欢的女人上床,可是自己并没有得到喜欢的女人的机会,放纵自己又能怎样……
  大二的寒假,过得非常的平静,没了任何新闻,高中的同学甚至没有人张罗聚会,据说只是小范围的有人聚会在一起。群里发了一些同学的近况,得知默予的父母已经搬家去了松原市里,不在县里住,以后大家见面的机会几本就没有了。
  二叔和二婶工作很忙,这个寒假我并没有再去县里住上些时日,更没心思去管老姐和姐夫的事。

  李昂的老妈卢兰最后还是把那个老房子卖了,自己回了老家,隔壁的老孙婆异常的安静,不再像以前那么八卦,我知道她自己也深陷八卦,因为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家里来老头的事虽然没人看见过,不过纸包不住火,很多人还是隐约传出这老太婆不检点的新闻,只是没扒出男主角是谁。

  在家闲了半个月,尽然忽略了爱凤,这半个月竟然没一点爱凤的新闻,她应该是比较寂寞的,儿子在城里上学,老公在国外赚钱,自己又没开店,应该是很闲的,不过乡里似乎没了对她的八卦,就连我这个邻居,也极少见到她。

  过年的前两天,我又是憋得难受下午出去走走,一出门就见到了爱凤,大冷的天,她刚从院里出来到泔水,好久不见的她瘦了很多,满脸憔悴,一如既往的干净但是却没化妆,显得老了一些,这一年她应该38了,可是这么看上去像是40了。晚上回家之后我问了老妈,才得知,爱凤已经离婚了,秋天的时候大军从俄罗斯回来了接走了孩子,跟她正式离婚了,给了她挺大一笔钱,好像真的是在外面找了个年轻的小妹妹。爱凤竟然也是很痛苦的答应了离婚,没有一点争吵,没讲一点点条件,默默的接受了事实,只是在孩子的问题上争取了很久,却没扭过大军。村里再没了爱凤的留言,她独守空房的过着寂寞的日子,少言寡语,也很少回县里她哥哥家看父母,大概是没脸面。

  人可怜到如此,真的没什么可恨之处,她从没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却处处受人欺辱,没得到保护和照顾,纵有一身的钱财又有何用。老妈曾试图给她介绍个人家,可是想到爱凤也是刚离婚还不是时候,而且身边并没有合适的人选,也就没提出来,我是心底反对的,这年头很难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老单身汉。
  初一的下午见到爱凤出门,知道她是去县里父母那里过年,心里期盼她早点走出阴影,再找个男人,甚至以后我都不想再见到她,看不得她受苦受辱的模样。
               第二十七章

  大二的下半个学期真的是再没新鲜事,只得一提的是微微竟然泡了个学妹做女友,而且这个女友竟然跟了他将近一年,让我对这个玩世不恭的浪子肃然起敬,我除了学习之余,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精力做些别的,说实话我在很多方面已经自卑的很了,并不想去尝试新鲜事物,倒是走出了寂寞在学生会的勤工俭学部里找了个打扫卫生的工作,每个周末给学校的礼堂和学生会办公室做清洁,一个月也有200 多的收入,我把这些钱都存了起来,连同那2000块一起,到了夏天已经存
了3000. 大二的暑假,回家也只住了几天,夏天爸妈在忙着搬家,没留我在家住
上很多日子。事情是这样的,6 月份的时候老孙婆猝死在家中,又传言说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2 天,因为她的子女并没有再身边,对这个70出头的老人也没在意,也有流传说老孙婆被发现的时候一丝不挂,我立刻想到老林和老五,肯定是他们疯狂交欢的时候搞死了这个骚屄老太婆,然后屁股都不擦就跑了,害的这个老太婆赤身裸体的死在家中,到了也没留个尊严。

  这件事便宜了我们家,老爸以极低的价钱买下了老孙婆的这间房子,后来又连同我家的这个大房一起卖给了乡里买豆腐的老杨,老杨把两家的院子打通了,做成一个大院,然后房子重新粉刷之后给他稍有些智力问题的儿子做婚房,儿子和买来的儿媳妇一间,自己住一间。我老爸倒是赚了6 万多,然后街上买下了一个二层小门面,面积不大而且只是那栋二层楼的一半,但是这个地方价值更高,老妈在一楼开了个商店,老爸不在干农活只经营那块蔬菜大棚,二楼还有两间房可以住,日子过得比以前宽敞很多。

  我老早就回了学校,好说歹说让宿管的阿姨开了门让我住进去,因为假期要住校要写申请,我原本是没计划住校的,所以回来这么早,宿管阿姨本来不让进的。

  这个假期并不寂寞,这么早会学校,剩下的日子是去打工的,我在一家印刷厂里找了一个打字员的工作,每天能赚80块,又管吃,这是一比不小的收入,而且也经历了一些世面。

  开学前存够了接近5500,我买了一台联想笔记本电脑,花了4000多,还剩一
千多。这个大三的日子也算是能过得逍遥一点了。

  有了电脑,大三的生活开始颓废了,学习不见提高,游戏和A 片倒是多了很多。不过这一年还是有收获的,我跟隔壁班里一个长相不出重的女生好了。她叫冉雪,个子不高,160 左右,身材也一般,不胖不瘦的,长相上,除了皮肤很白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她性格并不活泼,跟我好上是因为又一次做实地调研,去到比较远的设备厂,这次调研时两个班一起去的,到晚上有一半的人都没回来,调研期间,自由组队,要5 、6 个人一组,我们是阴差阳错的凑到了一组,晚上没回来就到附近的一家小旅店住,房间太少了,我们一共40多人,一人一床住不下,只能很多人挤在一起。晚上挤得难受,想出去到外面坐一会,发现她也出来了,又是一个工作组的,就聊起天来,这一聊就是一晚上,第二天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

  她虽然长相不出众,但是人很细心,会照顾人,我当然也对她很好,而且从来没提出过出去开房,两人成了神交,不过看得出她也只是对感情是有所依赖,并没其他奢求。然而这种没激情的恋爱还是在大三期末前走到了尽头,因为两人都感到无趣,就和平分手了。作为我的初恋,接近一年的时间里她竟没有带走我一滴精液,两人的关系却维护的很和谐,哪怕是分手也一样。

  大三的暑假,回家时路过县里在二叔家吃了一次饭,并没有住下,那天老姐带了小坷来吃饭,姐夫并没同行,饭桌上还有另一个人,就是丽萍。

  这一桌人的表情都很诡异,各怀心事。老姐显得很憔悴,似乎身体抱恙,小坷长高了,也瘦了一些,二叔和丽琴明显面和心不合,而已经准备考研的丽萍却在饭桌上一直怀疑的看着我,这让我毛骨悚然。

  饭后,老姐马上带着小坷离开了,彤彤下学很晚,到我们吃完才回家,一进屋就回房间去了,我看时间尚早,就在客厅里坐一会等待晚上的汽车。

  丽琴不再对我亲热,似乎连二叔都不怎么理她,而丽萍却一直偷瞄我。
  大概3 点多,二叔和丽琴都借故出了门,客厅里只留我和丽萍。沉默的气氛尴尬了很久,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丽萍说话了。

  「你就是个畜生……」

  不知道她为何冒出这样一句话,让我招架不住,困意消去后,我平静而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你有完没完?怎么能赠么不要个脸?」

  「你说啥呢?哪就赠么一句?」

  「你跟我姐,你到底想咋地?」

  「我不知道你在说啥?」我确实不知道她在说啥,不过想到一年前客厅里的事,她也许真的发现了什么,还是有点心虚,不过表面上还是要大义凛然的。
  「你可拉倒吧,我都知道,你跟我姐,你俩搞……破鞋……」

  「你听谁说的,说话要有证据,说话你得负责!!!」

  「去年在厕所你俩干了啥,我清清楚楚。」

  「我俩干啥了?你说呀?」

  看着她难堪而羞红的脸,知道她不好意思说出来,我故意气她。

  「你……你俩在厕所就……就……不要脸……那啥……」

  「我不知道你说的啥,什么厕所,什么破鞋的?」

  「我姐都为你打胎了,你还算不算个男人?」

  这句话还是让我震惊了一下,不过马上我就冷静下来,我去年只碰过她一次,一年都没事,为啥突然她现在说丽琴为我打胎。

  「什么打胎,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说啥呢?」

  看到我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丽萍也对自己的判断有所怀疑了。

  「不是你吗?我姐怀的不是你的?」

  「你别瞎掰啊,别胡说八道!我能跟二婶咋地么?」

  「我姐为了你打胎你不知道么?」见我好像真的不知道,她也狐疑起来。
  「啥时候的事,跟我能有关系么,你别瞎猜呀。」我冷静下来,知道确实有事。

  「我姐上个月刚打的胎,不是你的?」

  听到她说这话我想笑又生气:「二婶怀孕不应该问二叔么?再说我都一年没见过二婶,怎么能赖到我头上?」不过我也是差点说漏嘴,心里还想去年的种子,怎么今年才发芽?

  「我姐的孩子不是姐夫的,她俩都快离婚了,你怎么……真不是你的?」
  「我在学校上学,上哪怪我切,这啥事呀?怎么赠么乱?」

  「那你去年不是?……」

  我知道她去年听到了什么,可是她应该没有别的信息,就跟我一样,她应该在二叔家的时间比我长,所以对于怀疑到我头上,她也只有一个证据,而且并不知道丽琴是不是有其他男人,而我这时已经分析出丽琴果然有了其他男人,所以一年都没想过我。

  不过我嘴上还是比较硬的,就是没说出怎么回事,于是丽萍也懵了,知道并不是我,她虽然没给我道歉,不过也默认了我和丽琴之间没事。

  后面跟我心平气和的聊了起来,原来丽琴在上个月打了胎,打胎之前和二叔吵了一架,我能明白其中的原因,丽琴有了别的男人,二叔不知道,二叔一方面应该是责怪丽琴不告诉他,一方面还是有男人尊严的,嘴上说允许丽琴去找男人,可心里过不去,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丽琴跟一个二叔不愿意的男人给二叔带了绿帽,让二叔脸上很难看,甚至可能这种事被厂里的同事知道背后看不起他,我的脑洞打开,想到很多种可能。但是结果只有一个,就是二叔和丽琴就要过不下去了,结论也只有一个,丽琴不再是属于我的女人……

  聊了很久,直到和丽萍没有了分歧,也没有了疑问,两人都为自己的亲人感叹着生活的艰辛和感情的不顺。

  回到家,和老妈聊了一些,老妈也知道,原来丽琴真是和厂里的同事勾搭上了,但是二叔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丽琴和那男人胆子越来越大,虽然从来不回家里搞,却经常在厂里偷摸的搞,搞得厂里的很多人都知道了,背后嘲笑着二叔,这让二叔脸上很难看,后来的怀孕时丽琴故意给二叔好看,逼他离婚,结果两人吵了一架,然后孩子被打掉了。两人的感情应该是到头了。

               第二十八章

  因为暑假过后就要面临实习了,回到家要和父母商量一下,老爸的意思是要我在松原市找个地方,以后想办法回来上班,这个也符合我的心意,不过经过他的努力只在平安县的化肥厂找了个设备管理员的工作,我自然是不满意,老爸也不勉强我,叫我在家住几天就马上会长春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是在不行就回来,他也再帮我努力一下。

  于是在家住的这十来天我心神不宁,毕竟关乎到工作的实习不是小事。其实有本事的父母早已帮孩子找到了去处,我等的这段时间其实是避开暑假毕业的就业高峰期,然后再心平气和的去找实习的单位。

  走在家里的街上,心里面空牢牢的,没了牵挂,也没什么想的人,夏天的午后街上人很少,我们家新买的门面房就在赵耙子开的网吧附近,不过现在生意已经很差了,随着这两年电脑的普及,很多农村的家里也都拉了网线,所以网吧里的生意大不如前,不过常见的还是那些小混混,年纪却已经不小了。我没进网吧,走过不过不远竟然看到爱凤之前开的粮油店,已经挂了新的牌子叫「大毛粮油店」,我还以为是她那个小叔子大毛给盘了下来,后来才知道是四队的胡大毛盘的店。
  看到这里不禁让我想起爱凤,走吧,心里面闲不下来不如去看看爱凤,于是加快了脚步径直往她家走……

  到了她家门口,感觉无比的凄凉,爱凤的门口冷清清的,院子里好像少了很多东西,屋门开着,看来是在家,我又远瞧了一下我家和老孙婆家原来的房子,已经打通了院子,又重新粉刷过,不过看上去反而比以前更寒酸。径直走进了爱凤家的院子,她从屋里的炕上可以看到院里的情况,见到有人进院她赶忙从炕上趴下来,趿拉双拖鞋走到门口来迎人,见到是我,她似乎很吃惊,一年没见到我,似乎有点不敢认……

  我也停下了脚步看她,她又瘦了很多,不再那么爱漂亮,没有化妆,不到四十的人看上去更苍老一些,脸上毫无从前的媚态,不过她还是很爱干净,以前喜欢烫波浪的披肩发也绑了个马尾,消瘦的脸上多了皱纹少了光鲜,上身穿一件淡黄色薄沙的短袖衬衫,下身竟然是一条黑色有点透明的紧身秋裤。知道她向来在家不修边幅,不过夏天也怕冷的毛病还是没变。

  「小晨儿啊?我都认不出来了,时髦了……」见到我的到来,她很意外,没想到我来至于也感觉我身上的变化。

  其实我身材没啥变化,脸上似乎多了一点点成熟,不过主要还是穿着打扮的不同,大三一年我过得富足,穿衣打扮也更像城里的年轻人,这让爱凤眼前一亮。
  「啊,凤姨,咋地,不认识了?」

  「没有,啥风把你吹来了?」见到我来,她似乎还挺高兴,心情好些没那么沉闷,我能猜到这一年多里,经历了离婚,失去孩子,独身一人的生活,她过得不好,看到我似乎把我当成老朋友一样欢迎。

  「我……闲的没事溜达溜达,想到你了,就特意来看看你……」这是我的心里话,不再隐瞒,却不知哪来的勇气。其实要说我的变化,就是在高淑君的那件事之后,我似乎沉稳大胆了很多,遇事懂得静下来想想,做事前也知道考虑后果。
  爱凤似乎并没有感受到我说着话的意思,反而觉得是句玩笑,把我让进了屋来,把个瓜子盒推了过来,叫我不要客气,就和我坐在炕上聊起天来。

  「看你现在穿的溜光水滑的,在大学处对象了吧?」

  这句话让我想到冉雪,不过因为我们已经分手了,所以我一口否认:「哪有,我这么土人城里姑娘哪能看上我呀?」

  「我才不信呢,你现在这么帅,还不得有姑娘上赶着?」

  这话我听着高兴,不过心里明白在她这个农村妇女的眼光里感觉不到人与人的差距。

  「拉倒吧,帅啥,要个头没个头,要长相没长相,要钱没钱的……」

  她没接话,只是笑眯眯的挺开心,应该是很少有人来找她聊天。听我妈说,这一年里其实有不少人给她介绍对象,不过介绍的不是聋子,就是瘸子,再就是五十多岁的老光棍,爱凤以前和别人交际就少,她长得漂亮,一个人在家开店,怕人传闲话,所以之和邻居几个人情的中年妇女稍有来往,乡里跟她说得上话的媒婆基本上没有。我老妈也给她介绍过一个,就是我妈娘家邻居的一个男人,老婆死了带个孩子,过得还行,爱凤觉得太远了,不想离开这里,就没答应,老妈觉得这个说多了不好,就没再介绍。

  看她沉默我反倒问她:「凤姨咋不找个男人,一个人过多闷啊?」

  「哎,一个人也是过……」说着她默默低下头,脸上暗沉下来。我知道她不高兴,但是觉得这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不能老是怕人提。

  「姨,你还年轻,找个年轻的小伙子还不玩似的……」

  听到我这么说,她忽然哈哈大笑:「别逗了,我都老娘们儿了,还小伙呢……给你你要啊?」

  「我要啊,给我我就要……」我不假思索的回答,不过怕她觉得我又非份之想,假装逗笑的咧着嘴笑。

  「行,凤姨跟你了,明天搬你家去。」这句话突然说的我心里痒痒的,恨不得现在就得到她。其实过了这么久我还是喜欢熟女,虽然对爱凤的兴趣低了一些,可是听她这么挑逗我,我还是激动了一下,不过看到她开玩笑的神情,马上平复了心情。

  她这般话还是那我当小孩子,就像小时候,大人们总说:「等你长大了,我把姑娘送你家给你当媳妇好不好?」一样,她这时用她自己「埋汰」我。

  「走吧,别明天了,就现在吧。」我不甘示弱的反击。

  「哎呦,你妈不打死你,别跟凤姨没正行,这玩笑不能乱开。」

  「我没开玩笑,姨你这么年轻,其实可以再找一个,找个二十多的都得有人要。」

  想到自己风韵犹存,爱凤忽然转头看了一眼电视旁的梳妆镜,正好对着她的脸。女人都喜欢听别人夸自己美,爱凤也一样,不过看到自己已经消瘦衰老的脸,不禁感叹自己已是黄脸婆:「拉倒吧,我还年轻啥呀,四十多老娘们了。」
  「啊?你都四十多啦,我还以为二十呢……」

  「哈哈哈哈,真会说话,还说自己没对象,这么油嘴滑舌的,在城里没少骗小姑娘吧?」

  「我才不喜欢小姑娘呢……我要找就找姐姐。」这是真心话,我喜欢熟女,不过这时说来还是哄她开心。

  「呦呦,还懂得抱金砖呢,找个姐姐伺候你是吧?」

  「谁抱金砖了,我要找不是找大两三岁的,要找就找熟女。」说到「熟女」我觉得有点失态,因为这个词有点淫荡,不该用来形容她,爱凤却不懂这些,知道我还只在调戏她,综还是要正经点。

  「别瞎闹了,说正经点,那你姨不当回事是吧。」

  我没回答,低头嗑着瓜子,之后的聊天,都是些乡里的八卦,又谈到会计李燕觉,已经和妇女主任生了孩子,俩人表面上挺幸福,背地里不少人骂他们不要脸,话里话外还透着心酸,隐约能听出她舍不得她儿子,希望大军能有一天回心转意,虽然已经是希望渺茫。

  天快黑了,到了快做饭的时间,她留我在家吃饭,说是平时没什么人来做客,希望我能多待一会儿,感觉到她那我当朋友,我竟然答应了,发了个短信给老妈,说在爱凤家吃饭,老妈也没回我,就是默许了。

  爱凤随便热了两个剩菜,特意炒了个花生米,就当招呼我,又不知道从哪拿出瓶白酒,问我喝不喝。我原来很少喝酒,不过上大学后也经常跟那些半调子的同学出去,啤酒还是没少喝的,不过面对白酒就没兴趣了。

  「你自己还喝白酒啊?」我问爱凤。

  「我自己喝啥酒,这不是过年前儿腌辣白菜用了半瓶剩下的么,一直搁在那没动,我看有下酒菜,给你整点酒呗。」

  「你喝我就喝,你不喝我一个人咋喝?」

  「我不会喝酒……」说着她就放下酒瓶。

  我赶忙接过,给她往准备盛饭的大碗里倒了一点,「一醉解千愁……」,说着又给自己的碗里倒了一点,都不多,就想和她喝一个。

  「你这是干啥,我真不喝……」

  「姨,我干了……」本来是逗她玩,不过做的真了点,我碗里就那么一小口,她没看出来,她碗里得有一两,还以为她不当真,结果竟然也一口气干了。
  这下让我觉得不好意思,本来只是开玩笑,没想到她这么单纯,于是又接过她的碗要给她倒酒,她拦住说,不行了,在看她时,她已经脸上红晕。

  我自己又倒了一点喝着,感觉现在正是有酒有菜有美人还挺风流。

  「姨,我其实真挺喜欢你的,我觉得你温柔,对我挺好的,我知道不能当娶媳妇那么看你,但是我将来找媳妇找个你这样的……」借着酒劲我夸起了爱凤。
  「可别找我这样的,连自己男人都看不住。」

  「那时傻逼大军不懂得珍惜。」心里一气,骂起了脏话。

  农村人很少用傻逼骂人,所以爱凤没理会:「我没有魅力,大军才跟小姑娘跑了。」说着好像要哭。

  「有钱得瑟,家里有贤妻良母不要,出去找狐狸精,早晚让他家破人亡。」
  听到我这样的诅咒,她赶忙打断我:「还是别乱说,他完了,我儿子咋办……」

  我真的不太高兴的想着,没接话,一口干了碗里的一点酒。

  过了好久我才开口:「姨,你这一个人过不寂寞呀?」

  略显挑逗的话语在这个时候显得暧昧起来,两个人都微醺,她没有反感。
  「啥寂寞,这么多年还不都一个人来的。」这话是真的,她就算没离婚,大军一年才回来一次,管什么用。

  「那你晚上不想男人啊?」这句话我问的露骨,不过借着酒劲,想在嘴上占她点便宜。

  「晚上……晚上就睡觉了……」她的脸上又红了一震,灯光下,显得更加媚态。

  看到她被我调戏的有点不好意思,害羞的表情让我更大胆起来。

  「没男人这么多年你咋过来的,晚上不想么?」

  「想……想啥……」她肯定听得懂我的问题,不过已经失去反抗意识的她,发愣装傻的看着我。

  「想个男人满足你……」

  听到我这么说,她愣住了,不知道该怎样,我这会说的露骨,如果她没喝酒,肯定把我臭骂一顿赶出去。可这时不知道她是不介意,还是真的在想,总之是没说出话来。

  我得寸进尺,挪动了几下,从桌子这头抢到了她侧面,对着她。

  「爱凤,你也需要男人吧?一个人过多难受。」说着又把脸凑到了她面前。
  爱凤像是没了力气,面对我的逼问,竟然有些晕,「你……你别过来……」
  「多长时间没干了?特想男人吧,凤,我想你可是想了好久了,你也想要吧?」我一把摁住她放在腿上颤颤的手,身体贴的更近,嘴在她耳边说着。

  「那谁呀……晨儿……别跟姨没正行,姨喝多了,想睡觉……」

  看到她的怂,我当然更大胆了。

               第二十九章

  「凤,你喜欢我不?只要你需要,我就满足你。」双手抱住她,嘴凑到她嘴边,还没亲上去,她竟然不躲,我迟疑了一下,得再进一步,叫她不敢反抗。
  「凤,我喜欢你,我老早就喜欢你,我天天晚上都梦见你,想摸你,亲你,干你……」

  说到这里,她突然闭上眼睛,害怕的往后躲,力气却很小。

  「凤,你看我大牛子都硬了,我每天晚上都硬,都想你,想肏你……凤……凤,你也想要大牛子吧,想要大牛子肏你吧?」

  爱凤吓得留下了眼泪,却忘记了反抗,一句话说不出口,我不饶她,手去摸她的奶子,另一只手从后门摸她屁股,然后像扒下她的线裤。

  哇的哭出声来,她怕到了极致,她是被人强暴过得,却还是不懂得反抗,不过这时她下意识的用手轻拉住裤子,不让我得手。我用摸她奶子的左手顺势下移直接插进她的裤衩,顺着她稍有点肥的肚子去摸她的屄。

  浓密的阴毛竟然有些黏黏的感觉,不是汗水,是湿了,我又摸到她屄眼,真的已经是泛滥成灾。她确实是害怕,怕的不是我,而是好久没得到过男人的挑逗,现在的状态让她害怕自己。

  我更加兴奋,这时她拉住裤子的手已经没了力气,我一边吻上了她的嘴,一边另一只手赶快扒下她的裤子。

  爱凤不反抗,成股的泪水却顺着脸颊流到我的脸上。

  「凤,你的屄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想要。」说着我跪起来,双手把她拉倒,背贴在炕上,双腿对着我,然后一拉裤子,整个线裤和裤衩被我拉到膝盖下,黑色的丝质裤衩上还拉出一条长长的屄水,黏黏的流到了炕上。

  我赶忙把整条裤子拉掉仍在一边,跪下去舔她的美屄。这里已经泛滥成洪,我仔细的观察这她的小花,虽然毛浓黝黑,肉却是粉红色的,两片肥肥的阴唇被湿润的抖动,我把舌头抵住她的阴蒂,大力的吮吸起来,她原本咬牙闭着的嘴忍不住的叫出来,却不是嗯嗯啊啊的呻吟声,却是啊啊大叫的痛感。

  我知道这么多年来这里一直没人光顾,她是受不了的,我更加用力的吮吸着,不到半分钟,她竟然「啊啊啊」的高潮了,全身抽搐,大量的屄水从两片肥厚的阴唇中间流淌而出,粘在我的脸上,流到屁股上,弄了一炕。

  见到她抽出的双腿竟然还岔开在空中,知道爱凤已经是爽到不行,我嘴没离开她的阴蒂,双手自己脱着裤子。

  夏天穿的很少,我一推就把裤子和内裤退到膝盖下,露出已经涨得流水的大鸡巴,趴到她身上,看到她还是不敢睁眼,我吻到她的嘴上,她没有反抗,迎合着嘴唇,让我很轻松,我下身一挺把大鸡吧送入她的肥屄里,这时她又是一阵屄水流了出来,双手不自主的抱紧我,这一下,我差点没忍住就射了。

  这个女人已经是我的了,扒她衣服,又不想离开她嘴,索性去撕她衣服,哪知这纱质的衣服根本撕不开,大鸡吧没忘了动,这边抬起头把她衣服连同胸罩一起扒了下来。我也赶忙脱下T 恤,两人赤条条的躺在滚在一起,趴在炕上。
  这时的天色已经黑了,我俩在大屋炕上,房门没关,院门没关,窗帘没拉,如果有人站在院里是可以看到屋里的。管不了那么多,肏屄一刻值千金,我依然用力的肏这她,她不得反抗,我感觉进入了状态,抬起头来挑逗她:「凤,老公的鸡巴,大不大?」

  「嗯嗯……」她只随着我一上一下的抽插点着头,终于看到她的大奶子,虽然有些下垂,可是依然肥肥白白,双手去揉捏,鸡巴上又传来一阵一阵屄水喷涌的感觉。她又「啊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又闭上嘴,任凭我的蹂躏。我知道她已经高潮过好几次了,可我不想饶她,不过自己却不争气了,随着她多次的高潮,屄里已经可以游泳了,这样的湿滑我怎能受得了,一下子就射在了里面,我忍住没叫出声,不想让她知道我高潮,想射了继续干她。

  谁知,随着我动作频率的放缓,她哭哭啼啼说:「你都泄了,还在里面干啥呀?」

  「好爱凤,我还要……」说着更加大力的冲刺,可是自己的二弟却不那么给力,刚射完没那么快马上来感觉,还稍有些软下来,我不能停,继续抽插这。
  爱凤终于睁开眼睛看我,又看看两个赤身裸体交叠在炕上,害怕的说:「也没关个门,来人咋办呀?」话里有些哀求和害怕,我却不管她,继续抽插这,没几下又来了感觉,勉强着自己来了精神,她也感觉到我又硬起来,害怕的又闭上眼睛。

  我看到她梨花带雨的表情,满脸受欺负的泪水又夹杂着被我征服的快感,更是兴奋,继续揉搓着她的大奶子。

  「凤,喜欢我的大牛子不?」

  「嗯,嗯……」也不只是什么意思。

  「凤,以后你就是我媳妇了,好不好?」

  见她没回答,我继续施压:「叫声老公,凤,叫老公。」

  她一边享受着,一边忍住不出声,摇着头拒绝。

  见她不上道,我更大力的肏她,弄得她「额……额……」一颤一颤的闭不住嘴。

  「叫老公,叫大鸡巴老公,快,好妹妹……」

  「老公……」

  「叫大鸡巴老公,叫……」

  「嗯……啊……嗯……不要……都叫老公了……」

  「不行,叫大鸡吧老公……」

  「嗯……嗯……老公,可以了……」

  「不行,叫好听的……」我突然停下来,不再肏她,她也停下了呻吟,睁开眼看着我,又马上转过头去。

  「不叫我就不肏你了,不让你爽。」不过她似乎不吃这一套,刚才已经爽过了,这会儿没那么听话,我知道她是吃硬不吃软,于是又大力的肏了起来。
  摸着她丰满的乳房和肥大的屁股,她自己也受不了了。和尚撞钟一样的节奏让她没了反抗能力,闭上眼睛要紧牙关享受着。

  「叫大鸡巴老公,叫,好媳妇儿。」

  「大……嗯……大鸡巴……老公……嗯……啊……肏……」

  「叫哥哥,叫亲哥哥,叫……」

  「嗯……亲哥……哥……」

  「叫大鸡巴哥哥,好妹妹,叫我……」

  「嗯……」她又颤抖了,一直悬在空中没放下的双腿夹住了我的腰,「大……鸡巴……哥哥……肏我……啊……啊……啊……」她又来了高潮,这一声叫的极其大声,连我都被吓了一跳,感觉要被别人听到了。

  慌张的看了一下窗外,没人,才又用力肏着,正想着再怎么爽她,结果被她这一来的喷涌,又一夹紧弄得受不了了,「啊啊……好妹妹,骚屄老婆,我也要……肏……你妈的屄呀,肏……」又一股浓精射进她的逼里,连我也爽的颤抖起来,累倒的趴在她身上。

  她爽够了,也慢慢把一直悬在空中的双腿放了下来,挣来眼睛,看着我已经累瘫的趴在她身上,双手抚摸了一下我的头,然后又哭了。

  我歇了几秒,赶忙从她身体里出来,得了便宜之后我也冷静下来,回想刚刚的一切,没敢说话。

  她哭的更大声了,我知道不能给她负责,没敢给她安慰,又想到丽琴和高淑君,觉得如果被她拖住,也很难脱身,便不安慰她,只是摸了摸她的大奶子。
  「你又来强奸我,都他妈不是好人,都那我当啥呀……」

  听到她心酸的说,一股想对她负责照顾她一辈子的想法涌上心头,但是我知道这不现实,我连自己都养不了还照顾她,款且这怎么跟乡里人交代,怎么跟爸妈交代……

  见我没说话,她的脾气大起来:「你妈了个屄的小杂种,你也来欺负老娘,你从小都是我把尿长大的,现在都敢来干老娘了,呜呜呜……」

  我依然沉默,想说我是真心喜欢她,却又没敢说出口。

  「刚才欺负我让我说着说那,你那能耐呢,章程呢,咋不说话了。」

  虽然是职责,不过还是害怕别人听到,没敢大声,她默默的拉过衣服,就躺在炕上穿起衣服来,穿上了衣服,又翻身把裤衩够过来用裤衩擦了擦满是粘液的屄,大部分是她自己的,也有很多是我的,我忽然想到她会不会怀孕,又不敢说出口问。自己偷偷摸摸的也开始穿衣服。

  不顾及衣服已经被弄湿,两人穿好了衣服,她依然是小声骂我,畜生,杂种,王八蛋……她默默的坐起来,越骂越恨。

  「吃饱了就完了,刚才那本事哪去了?欺负我的时候不挺厉害的么?」话里有种怨恨,敢做不敢负责,可是她也知道我不能给她负责,她很传统也接受不了炮友这种关系,这也是我害怕的地方,更怕伤到她,她接受不了不知道会干什么啥事。

  「我喝多了,冲动了……」终于开口,我想借口是酒的关系,不过她听了更生气。

  「滚……呜呜呜……」说着抱头又大哭。

  我知道她已经经历过被强奸,这次让她更心酸,不过她也许期盼我能站出来为她负责,可是我没有。于是我准备开溜,她看了更生气,抓起个枕头扔给我……

  「滚,别让我再见到你王八犊子……」

  我越来越害怕,不敢想象后果,赶忙穿了鞋跑出去,然后又听到一句「滚……」

               第三十章

  出了院门,还好,没人在附近,我在街上逛了半天,很晚才回家。

  之后的几天我一直心神不宁,也没想实习单位的事,每天待在家里,怕爱凤会做什么傻事,不过想到她懦弱的性格,最多就是搬走,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真的应该去安慰她一下,可是我始终没提起这个勇气。

  十几天相安无事,我踏上了返回学校的路程,学校为了方便大四实习的同学工作,给大家开放了假期的宿舍。我在长春找了很久只在造纸厂找到了一个位置,停留了下来。造纸厂有个设备自动化的职位,因为工资很低,实习期间只有800的工资,好在离学校近不用担心住的,不过就算以后工作了,也只有1500的工资,
所以同学们都不以为然,学习好的同学自然都有好的单位签而且也有考研的,只有我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很难找。别人实习都是2500,这里工作才1500,怎么比,
不过我有更好的打算,因为这里清静,没有很多同学扎堆,工作很简单,每天看一看就行了,也没人管,我就有时间去别的地方找机会再图工作,而不是吊死在一棵树上。

  要知道现在就业很困难,机械设计院我就别想了,连研究生还得看水平呢,自动化设备厂倒是招很多实习生,不过三分之二的人要被淘汰掉,二虎那样的都危险,何况我,所以不跟他们搀和,找个清闲而稳定的地方最重要,甚至可以考虑回松原,看有没有位置。

  实习的日子过得很快,以为半年可以做很多事,其实却毫无进展,造纸厂的工作很简单,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多出了很多时间去各大单位投简历,跑招聘会,不过都一无所获,长春的市场有限,我各个方面都没优势,不过远一点的还是有工作岗位,北京、上海、广州、东莞、无锡……很多地方都有招聘,可是我并没那么大的志向,觉得离家近一点更好,期间答应了一家辽宁抚顺的公司,没到毕业,暂时可以作为保留考虑。

  别的同学过得肯定都比我好,虽然也嫉妒,但是习惯了,冉雪最终为了留在长春,降低的工资要求签了自动化设备厂,替她高兴。宿舍那帮二混子,平时签到都是我代喊的,结果毕业飞的比谁都高:王威自不用说,省机械院,祸国殃民啊……;二虎准备好了考研,和他女朋友一起准备考北京的学校;李枭回了郑州;微微竟然也找了个不赖的工作,留在了长春;最气人的是乔震,实习单位也不找,直接带着妹子出去旅游了,回来的时候马子都换了,而且人家毕了业直接出国。
  实习期一直到了快过年,学校早放假了,厂里在假期可以给3 份工资,所以我干到了过年,过了年没打算留下,不过厂长还挺喜欢我的,说我干活踏实,办事机灵,可是看着纸厂一年不如一年的产值,再看看不断辞职的员工,我拒绝了。
  没落实好工作,过年回家总是没面子,而且也不知道怎么面对爱凤,这半年我经常想起她,惦记她。

  这半年,家里也发生了一些事,二叔和丽琴终于还是离婚了,丽琴还把孩子带走了,留下了二叔孤零零一个人守着大房子,二叔却不知悔改,竟然还有一次因为嫖娼被拘了,罚了两万多。老姐和姐夫倒是还消停。我朝思暮想的爱凤卖掉了乡里的房子,搬到了县里和她哥哥父母一起住,听说在县里一家饭店打工。
  这是我5 年来最安分的一个过年,没有新闻,没有事端,老老实实的在家陪父母,过年之后没几天,我又赶回了长春奔往各大招聘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