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主宰之牧尘与应欢欢】
【大主宰之牧尘与应欢欢】
字数:59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注:本文的故事背景设定为假如牧尘将林静纳入了后宫

  自从牧尘成功令林静这个小妹妹成为了女人之后,二人便正式确定了关系,甚至在连天的翻雨覆雨中,林静甚至成了牧尘众红颜知己中第一个怀孕的人,一番商讨之后,牧尘觉得继续让林静与自己在外冒险非常不合适,于是便决定将林静送回武境。

  来到武境见到林动之后,这位传送中的武祖大人并没有过多责怪牧尘,反正生米已经煮成熟饭,难道自己还要把牧尘给杀了不成?既然是自己的女婿,那么就算是一家人了,还是好好接纳他吧,于是便让牧尘暂时先留在武境多陪陪林静,修炼要张弛有度,一味地执着于冒险和历练并没有什么好处,可谁知林动的这个好心之举却令他绿光发亮。

  夜幕降临后,林静一个人在他的房间里休息,如今林静已经怀孕,自然不好再行房中之事,可与林静同床而睡又实在是有些心痒难耐,于是牧尘便决定先出去散散步,回来后自己睡地板得了。

  可谁知意外却总是不断,武境内部有武祖亲自布下的阵法守护,除非在房间里,否则一切未经武祖许可的精神力都会被屏蔽掉,如果没有活动许可的话更是寸步难行,而牧尘作为如今的武境女婿,自由活动自然是被允许的,但想要用精神力搜寻?既然他没提,自然没人会想起这桩事。

  武境内的房间数量几乎计测不能,无奈之下牧尘只能凭自己的记忆去碰碰运气了,行走了一会后,牧尘认定了自己选择的房间,这里的房门洁白如冰,和林静的房间非常像,让牧尘不禁得意于自己的记忆力,直接推门而入。

  出乎意料的是,房间内一个人都没有,而房间内的模样与大小也与林静的房间完全不一样。

  「啊哦!走错房间了!」牧尘尴尬地自言自语道,随即便想立刻离开这里,当做没来过这,可谁知房门却突然自己关上,并迅速结冰,被灵力所封印。
  感受着房门上散发著的惊人寒气,牧尘感觉到房间的主人绝非自己所能力敌的,论实力怕是与自己的岳母大人都有一拼,莫非是天至尊不成?

  落入险境的牧尘只能静下心来冷静思考,突然,他似乎听到了一些水声,于是便顺着水声走了过去,可却发现水声似乎是从房间的四周传来的。

  不过这可难不倒牧尘,以牧尘灵阵宗师的修为(暂且这么设定),很轻易地便发现这里有一处传送阵,既然自己无法离开这里,便去和房间主人解释清楚,道个歉让对方放自己离开就是。

  光芒一闪,灵阵便被牧尘破解,传送到了一处世界中。

  这里的世界处处都是寒冰,冰天雪地的环境足以冻死寻常的至尊,即便是牧尘也有些感觉不适,于是赶忙顺着自己感受到的气息前进。

  很快牧尘便后悔了,因为他来到了不该来的地方,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一个绝色女子此时正赤身裸体地盘坐于一朵冰莲之上,雪花在她的周围飘洒,安静的样子犹如一座美丽的冰雕一般,雪白的肌肤即使在冰天雪地中依然是那么显眼,充满了永恒的美感。

  「看样子这位应该就是武境的另一位主母应欢欢了吧。」牧尘苦涩地想道,自己还真是作死,居然闯到了自家媳妇姨娘的房间里,而且还看到了她的裸体,之前在武境时自己便没有见到她,看样子这位冰姨一直在闭关修炼中。

  正当牧尘想要离开时,原本安静的应欢欢的赤裸胴体上突然冒出了大量的寒气,笼罩了整个世界。

  「太……太厉害了!」牧尘心有余悸地道,尽管刚才的寒气并没有针对他,但却依然险些将他直接灭杀,他使尽了手段方才保住了一条性命,这一击论威力恐怕已经远远超过寻常天至尊了吧,看样子这位冰姨早就已经踏入了天至尊,现在正试图寻求突破。

  一击过后,应欢欢的气息却又突然衰弱下去,如同一个寻常女子一般,身上毫无任何灵力波动,坐下的冰莲也消失不见,让她直接从空中摔到了地面上,好在冰莲的位置并不高,地面上又有大量的积雪,摔下来倒也没什么伤,可曾经作为冰主的应欢欢却首次感到了什么叫做寒冷。

  美丽的俏脸对着地面摔下,应欢欢胸前的双乳以及两腿之间的私处全都与寒冷的积雪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令应欢欢的娇躯直哆嗦,连忙站起身来,可寒冷依旧不止,无奈之下只能用两条雪白的藕臂紧紧地环抱在胸前,两条修长的美腿紧紧夹在一起,试图躲避寒冷,但踩着积雪的雪白玉足仍然能清晰地感受到寒冷,不断地哆嗦。

  远处的牧尘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对方刚才似乎用力过猛,将灵力全部宣泄了出去,恐怕现在正处于恢复之中,看应欢欢的样子似乎没带任何衣物,难道就让这么个娇俏的美丽女子赤身裸体地受寒冷之苦。

  去通知武祖大人或武境内别的女人?别傻了,自己还想多活几年。就这么不理应欢欢?似乎良心上有些过不去,好吧,自己还是去帮个忙吧,过去给一件衣服,顺便道个歉,然后赶紧离开这里,这才是最佳选择。

  想到这,牧尘便不再犹豫,化为一道流光来到了应欢欢的面前。

  「你是谁?」应欢欢清冷的声音传来,虽然复活后应欢欢已经恢复了当年的性格,但对敌人或不应该出现的人依然保留着冰冷的态度,此时的牧尘实力不弱,之前又闯入自己的房间,此时还来到这里,绝对属于不该出现的人。

  「呃……别误会,我只是来给您送件衣服,顺便为自己之前的闯入道个歉。」牧尘连忙澄清道,目光却还是忍不住被应欢欢完美的赤裸胴体所吸引。

  「你在乱看什么?闭眼!」应欢欢羞愤地道。

  「啊!不好意思!」牧尘连忙道歉,立刻闭上了双眼,但脑海中应欢欢的曼妙躯体仍然挥之不去。

  「你的芥子镯已经被寒气毁掉了!」应欢欢冷冷地道。

  「是吗?」牧尘下意识地睁开了双眼,再度看到了面前的美妙胴体,连忙自觉地把眼闭上。

  对此应欢欢虽然感到气愤,但也无可奈何,就算自己想杀了这个小子此时毫无灵力的自己也根本办不到啊。

  「那你能受得了这里的环境吗?」沉默了一会后,牡尘开口打破了气氛。
  「哼!我可是冰主,这点环境怎么可能奈何得了我?」话音刚落,应欢欢便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雪白的双乳随着娇躯的抖动大幅度摇摆着。

  「要不我帮你用火焰驱驱寒吧。」牧尘小心地试探道。

  应欢欢横了一眼牡尘,刚要拒绝,可却再度被寒风所迫,只得无奈答应。
  一开始,牧尘想试着用不死火,可仔细想想,仅仅只有一团火似乎太突兀了些,于是便召唤出了自己的浮屠塔,将自己二人笼罩在塔内。

  金色的火焰在塔外燃起,令塔内温暖无比,骤然在冷热中转换,令应欢欢忍不住舒服得呻吟了一声。

  这一声呻吟只令得牧尘的心思更加荡漾,忍不住微微睁开眼皮,偷看着面前的美丽女子。

  雪白的肌肤、修长的美腿、傲人的双乳,应欢欢赤裸胴体上的每一处地方都是那么的完美,在牧尘所见过的女性身体中都绝对算是最顶级的。

  「你在看什么?」应欢欢虽然灵力消耗殆尽,但眼力仍在,她才刚觉得这小子似乎还不算太讨厌,结果就发现对方正在偷看自己。

  牧尘尴尬地笑了笑,想要赶紧离开这里,他下半身的巨龙早已昂首,只是一直在强行忍着心中的欲火而已,既然这样,自己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冰主大人,我这就告辞了!」牧尘打个招呼后便转身离去。

  「等等。」应欢欢清冷的声音从牧尘的背后传来,「你看了我的身体,就想如此离去?」

  「那您要我如何?」牧尘皱着眉问道。

  「很简单,你先别离开太远,等我恢复实力后便将你的这段记忆抹去。」应欢欢说道。

  「我乃地至尊(暂且这么设定),而且神魄在地至尊中还是颇为强大的,就算您是天至尊,想要抹去我的记忆怕是会对我的未来造成影响吧。」牧尘说道。
  「我能感觉到,你应该还很年轻,小小年纪便能有这等实力,你的天赋的确很惊人。」应欢欢说道,「我乃武境主母,事后会给你一定程度的补偿。」
  「补偿?」牧尘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怒火上涌,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怎能就此断送未来?

  「就怕你补偿不起!」牧尘冷声道,回过身来睁开双眼肆意地扫视着应欢欢的赤裸娇躯。

  应欢欢柳眉一扬,刚欲发作,却发现牡尘已经欺身上前,一把将她按在了墙壁上,让她动弹不得。

  「你要搞清楚,就算你是天至尊,现在也毫无灵力,我比你强大得多。」牧尘冷声道,还不等应欢欢回答便堵住了她的红唇,让她会打不了。

  骤然被强吻,应欢欢只感觉大脑一阵轰鸣,这是她第一次和除自己丈夫以外的男性接吻,自己就这么被强吻了?

  牧尘的舌头在应欢欢的檀口内肆虐着,看样子武祖大人从未好好琢磨过这方面的技巧,真是太浪费了。

  应欢欢滑嫩的玉舌在牧尘的强大攻势下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生涩的玉舌试图躲闪,可却很快便被擒住,被对方肆意夺取着自己口内的琼浆玉液。

  而牧尘的双手则在同一时刻继续行动着,一只手来到了应欢欢的胸前,放肆地揉捏搓揉着雪白丰满的乳肉,灵巧的手指时而还拨弄着应欢欢的乳头,而那骄傲的红梅却在下一刻便立刻抬了起来,让牧尘忍俊不禁。

  「啊……混蛋!快住手!」应欢欢娇吟着试图反抗,可扭动的娇躯只能令牧尘的欲火更盛。

  「冰主大人,您的乳头还真是有弹性啊,真不愧是天至尊。」牧尘赞叹道,令应欢欢雪白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

  与此同时,牧尘的另一只手则是正在应欢欢的双腿之间奋战,灵活地拨弄挤压着花唇,令应欢欢的私处不断渗出水迹。

  「您让我住手是吗?」牧尘问道,两只手真的停了下来,只不过一只手停留在应欢欢的胸前,死死地捏住应欢欢胸前的一粒乳头,另一只手则是覆盖了应欢欢的私处,其中一根手指还伸进了小穴里面。

  「好的。」牧尘淡笑道,两只手的确停住不动,但手指却依然在灵巧地活动,尤其是伸进了应欢欢小穴里的手指更是不老实,肆意地搅动着,感受着应欢欢小穴的柔软与湿润。

  虽然应欢欢已非处女,但和林动做过的的次数却并不多,小穴仍旧如同第一次一般紧窄,因此小穴的肉壁可以将牧尘的手指紧紧包裹住,令牧尘享受到前所未有的美妙感觉。

  小穴内紧窄无比,牧尘的每一次搅动都令应欢欢呻吟一声,娇躯忍不住颤抖起来,下身的淫水流得更加泛滥。

  如果说之前牧尘只是有些气不过想要给应欢欢一个教训的话,那么此刻牧尘才真正下定决心要享用应欢欢的肉体,刚欲进行下一步行动,却又听到了应欢欢的声音。

  「你……你快把手拿开。」应欢欢颤抖着声音说道,娇躯也在不停地颤抖。
  看着面前角色女子楚楚可怜的模样,牧尘心中甚是怜惜,但欲火同样燃烧得更旺了些。

  「遵命,冰主大人。」牧尘笑道,彷佛是在嘲笑应欢欢,「虽然冰主大人贵为天至尊,但我同样地位不低,所以希望您能公平行事。」

  「你想要怎么样都行,快拿开。」应欢欢红着脸道。

  「那么冰主大人觉得我服侍的舒服吗?」牧尘继续搅动着自己的手指。
  「不……啊!舒服!舒服!」应欢欢刚欲否决,可看到牧尘威胁的眼神和手上不老实的动作也只能按照牧尘的意思说话。

  「既然舒服的话,那么您也要让我舒服才行啊!」牧尘眨了眨眼,随即便真的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突然失去了牧尘手指的玩弄,应欢欢顿时感觉身体一阵异样,直接软倒在地,胸前和双腿之间不断传来异样的感觉,两条修长的美腿也只能张开,连闭合的力气都没有了。

  虽说没了牧尘的玩弄令应欢欢心中一阵庆幸,但却似乎还有些失落和空虚的感觉,连忙甩了甩脑袋,彷佛要将这些感觉全都甩出去似的。

  「冰主大人现在已经不冷了吧?」牧尘用手捏住了应欢欢雪白的下巴,挑起了她的俏脸。

  「不……不冷了。」应欢欢吞吞吐吐地答道,不知怎么,自己堂堂天至尊居然对这个年轻人似乎产生了一些畏惧的感觉。

  「看啊,我把您服侍的多么舒服啊,既然这样,那么您也得努力哦!」牧尘眯着眼笑道,趁应欢欢张口欲答时还不等应欢欢反应过来,腰间一挺,便将自己的巨龙送入了应欢欢的檀口中。

  「呜……」应欢欢试图挣扎,可至尊海早已被牧尘所封印,恢复灵力的速度要比预计的慢得多,根本无力反抗,想要把牧尘的巨龙吐出根本毫无可能,因为牧尘的一只手正死死地拽着应欢欢的长发,强行抵着应欢欢的脑袋,不让她挣脱,就算他想咬断牧尘的命根,一个普通的女子又怎能给地至尊造成伤害呢?至于身体的挣扎?雪白柔嫩的肌肤无力地触碰自己身体的感觉其实还是挺不错的。
  「哦!冰主大人的嘴可真是厉害啊,虽然没什么技巧,但却对男人很有诱惑力啊!」牧尘赞叹道,应欢欢在这方面的确毫无经验,林动自从成功将她救回后心里对她只有怜惜,每次做的时候都无比怜惜,生怕太痛会伤到应欢欢,至于口交等其它手段更是从未施展过,因此应欢欢这一次算是第一次了。

  既然是第一次,应欢欢自然根本毫无技巧,就连之前被牧尘强吻时应欢欢都是被对方完全压制,此时口中多了这么大的异物,这位武境主母只能狼狈地挣扎,滑嫩的玉舌不自觉地扭动着,带给牧尘惊人的快感。

  「呜!真厉害啊!居然这么快就让我要射了!」牧尘惊叹道,自己的性爱经验无比丰富(本文设定为牧尘已经和许多红颜知己产生肉体关系),几乎可以骄傲地说自己尝试过各种类型的美女,可此时仅仅是被对方用口含住,居然便有想要射出来的感觉,真是太厉害了,武祖大人也太不知道珍惜了。

  不过牧尘也不想如此出丑,空闲下来的另一只手攀上了应欢欢的一只乳房,用力揉捏搓揉着,试图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但这也并没有太大作用,不一会,牧尘便感觉自己的下身传来一阵一样,一股热流终于没忍住,射了出来,射在了应欢欢的檀口中。

  牧尘死死地抵住应欢欢的脑袋,想让她将自己的精华强行咽下去,不过却仍然有一部分浓稠液体从应欢欢的檀口中流了出来,从嘴角流出,顺着应欢欢的雪白肌肤,流经她的乳房、她的小腹、她的大腿。

  「呼!不愧是天至尊!果然厉害!」牧尘笑道,在应欢欢的口中流出多余精华时他的手便再度转移到了应欢欢的下半身,不过这次他没有在应欢欢的私处活动,而是不断地抚摸着应欢欢雪白柔滑的大腿肌肤,感受着美妙的触感。

  「那么,就让我们来试一试这个吧》」牧尘严肃道,还不等应欢欢从之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便用双手猛地擒住了应欢欢的大腿,将她的两条修长美腿强行分开,露出了早已泛滥的神秘花园。

  「住手!快住手!」应欢欢慌张地娇呼道,不过娇弱柔软的声音只能更加刺激牧尘的兽欲。

  「抱歉了,事到如今咱们俩也回不了头了,还是公平一点,我们两个做上一次,互相都有威胁对方的资本,以后谁都不要再提这件事,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牧尘说道,随即腰间一挺,直直地向应欢欢的神秘花园进军。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